异类

我即是深渊。

救赎

又是摸鱼,因为文笔太烂而且没啥时间所以只能摸鱼写写脑洞。

世界观差不多完整了但是都在我脑子里 有时间再说吧。

此片段有隐晦社情暗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#阿格雷斯·斯威夫特,路易斯·特纳

空荡的海底洞穴中一片寂静,偶有红发的海妖用暗红色的腕足划水发出的声响打破宁静,再归于无声。

在他身旁的穴壁上,靠着另一只海妖。

他没有双臂,身上的鱼鳍基本上被割除,身上裹着厚厚的绷带,安静异常。

“是你……”许久未修剪过的深蓝色碎发遮住了他低垂的眸子,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但他的声音低沉而又空洞,不带一丝生气——只是……

话语的内容倒是让人捉摸不透。

“哦?”路易斯——也就是那红发的海妖偏过头,饶有兴趣地打量了他一下。本来浸泡在水中的腕足蠕动着,带他来到那人面前。

路易斯伸手,用指尖抬起那人的下颚,暗红的双眸看着那双失去神采似是绝望的深蓝眼瞳,嘴角勾起,露出了个意味不明的笑容。

他俯下身,轻柔地环住那人精瘦的腰。张开嘴用尖锐的牙咬破颈部的肌肤,满足地用舌尖舔去溢出的鲜血,接着用腕足粗暴地碾过背后裹上了绷带但并未愈合的伤口。

感受到怀中人战栗了一瞬,路易斯轻笑一声,凑到他耳边柔声说:

“是我救了你,阿格雷斯。”

END.

评论

热度(2)